Menu

不能只在日本国内进行革命

美国一联邦法院日前宣判对朝鲜处以3亿美元罚款,该法院称朝鲜情报部门1972年曾帮助日本赤军组织袭击在以色列的美国人。当年5月30日,3名日本赤军成员在以色列卢德机场发动袭击,造成上百人伤亡。这一袭击行动震惊了全世界,赤军也由此成为与意大利红色旅、爱尔兰共和军齐名的国际恐怖组织。

日本赤军的诞生

日本赤军是在20世纪60年代全球左翼学生运动的大潮中形成的。当时,一些激进的日本学生团体站在民主运动的前列,要求社会和政治革命。同时,社会主义阵营的中苏关系恶化,日本国内左翼势力内部不断分裂,以大学生为主的一些势力发起“新左派运动”。1969年5月,“新左派”中极左的一支———“共产主义者同盟赤军派”成立。

该组织的负责人是京都大学的盐见孝也,由他任议长。另外还选出“政治局成员”7人,“中央委员”24人。“赤军派”的主要目标是:通过革命在日本成立作为世界革命最高司令部的党和军队,在革命后的日本和作为革命最主要敌人的美帝国主义之间进行“环太平洋革命战争”。他们认为,“不能只在日本国内进行革命,应该把革命战争的火焰烧到海外,到反美斗争的最前沿去改造自己,改造世界。”而被他们视为“反美斗争最前沿”的莫过于朝鲜半岛、印度支那和中东。

1970年3月31日,9名“赤军派”成员劫持了从东京羽田机场飞往板付机场的日航航班,降落在朝鲜美林军用机场。4月4日,朝鲜发表声明:“从人道主义的观点出发返还机体及乘务人员。”至于“赤军”人员,朝鲜以“继续进行必要调查”为由,允许他们滞留朝鲜。

劫机事件后,“赤军派”遭到日本警方严打,主要干部大都被捕或被通缉。1971年2月,以奥平刚士和重信房子夫妇为首的几名“赤军派”成员来到黎巴嫩,并得到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阵线的保护。他们在受叙利亚控制的黎巴嫩贝卡谷地设立基地。最初,该组织被称为“阿拉伯赤军”、“赤军派阿拉伯委员会”,不过很快该组织就从“赤军派”独立出来,成为人们熟知的日本赤军。

在特拉维夫机场持枪扫射

资料显示,1971年底,在贝卡谷地接受各类游击战及“特种攻击”训练的日本赤军成员有40多人。在此期间,重信房子和“人阵”政治委员卡纳法尼还进行了全面的政治教育工作,强调“不流血的斗争是不可能成功的”,教育大家“跳出民族主义的圈子,成为国际主义者”。

为了“崇高的巴勒斯坦人民解放斗争”,1972年4月,奥平刚士主动向“人阵”总书记哈巴什请缨,为两年前丧生的“烈士”阿圭略报仇。后者在1970年9月6日试图劫持从比利时起飞的一架以色列航空公司班机时被击杀。考虑到过去没有任何黄种人卷入阿以冲突,哈巴什感到让“赤军”出马可能有突袭之效,因此表示大力协助。经过十几天的筹划,“人阵”负责海外行动的瓦迪·哈达德制定出代号为“迪尔·亚辛”的自杀式袭击行动计划,参与者是奥平刚士和另两名赤军成员安田安之、冈本公三。

在哈达德安排下,三人化装成游客,搭乘从罗马起飞的法航132航班前往特拉维夫。5月30日,飞机抵达卢德机场。由于这里曾多次遭受过袭击,因此以色列设置的安检力量相当强大,但他们没有注意这三名长着亚洲面孔、穿着保守、拿着细长小提琴盒的旅客。晚上10时30分,当从航班上下来的乘客进入海关检查通道时,三名“日本游客”突然打开小提琴盒,组装好锯掉枪托的捷克造Vz-58突击步枪,向在场的旅客和机场工作人员扫射,整个机场顿时陷入混乱之中。

扫射持续了两分钟,当以色列警察冲进大厅时,三人的子弹已经所剩无几。奥平刚士在子弹打光后,用手榴弹将自己炸死,安田安之则手拿手榴弹,迎向以色列警察,结果在乱枪中被引爆。最后只剩下冈本公三,当他企图拉响手榴弹自爆时,被从斜向冲来的以色列航空公司的工作人员制服。在被按倒的一刹那,冈本公三高喊:“我们是日本赤军!”事后查明,这次袭击共造成26人死亡,80多人受伤,死难者中包括16名来自波多黎各的基督教朝圣者。

以色列的囚犯,阿拉伯的英雄

就在日本赤军袭击卢德机场仅几小时后,“人阵”就通过黎巴嫩报纸发布了对此负责的声明,并对“日本战友”的献身精神表示无比钦佩,声称此举是为了报复1948年犹太军事组织“伊尔贡”制造的迪尔·亚辛村大屠杀。紧接着,重信房子也在接受黎巴嫩报纸采访时说:“是时候向帝国主义者表明,斗争是解放受压迫人民唯一人道的方式了。”日本公众最初对此报道持怀疑态度,直到一位日本大使到特拉维夫医院确认冈本公三系日本公民时才肯相信。

在以色列军事法庭上,冈本公三如此陈述自己的动机:“作为日本人,当然应该回日本闹革命,但我认为世界革命应该在全世界发起,不应该有地域特点。”最终,冈本公三被以色列法庭宣判为终生监禁。不过,冈本公三三人在阿拉伯世界成了英雄,巴勒斯坦武装组织在此后与以色列进行的每一次换俘交易中,总会将冈本公三列为第一人。而在1972年出生的阿拉伯男孩中,据说有相当多人叫“奥平”,以纪念奥平刚士。

1985年,巴解运动、黎巴嫩真主党和以色列政府三方终于以《日内瓦公约》为原则,完成一揽子交换战俘活动,冈本公三和1000多名遭关押的巴勒斯坦、黎巴嫩抵抗组织成员一起被释放。冈本公三回到赤军阵营没几年,国际局势发生变化,苏联解体,冷战结束,中东和平进程启动,赤军的支持者越来越少,该组织也走上末路。1997年,日本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向黎巴嫩提出引渡仍滞留当地的赤军分子,为达到目的,日本政府甚至把引渡与经济援助挂钩。结果黎巴嫩当局逮捕冈本公三等5名赤军成员时,仅有400万人口的小国黎巴嫩,居然有250名律师自愿免费为他们辩护。黎巴嫩政府最后将其余4名赤军成员驱逐出境,而同意冈本公三的政治避难。

反观在卢德机场袭击事件中死伤最重的美属波多黎各,至今难忘那场悲剧。2006年6月,波多黎各议会全票通过一项立法,把每年5月30日确立为“卢德惨案纪念日”,用以纪念那些遇难者。由于朝鲜方面同日本赤军的来往,据说对日本赤军成员进行了资金和武器援助,并被认为卷入了1972年的机场扫射事件,所以,2008年,在当年事件中遇难和受伤的两个波多黎各公民的家庭,向联邦地方法院提起诉讼,指责朝鲜支持巴解“人阵”和日本赤军,为它们的袭击行动提供物质支持。今年7月16日,美法院正式宣判,朝鲜应支付受害者家庭3.78亿美元以作补偿。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