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从1729年雍正皇帝下令建造青州旗城

青州八旗兵是第一次鸦片战争中的镇江保卫战的中流砥柱,受到恩格斯的高度赞扬;这支八旗兵的驻防地青州旗城由雍正皇帝钦点建造,是当时为数不多的八旗驻防“城外城”之一。

从1729年雍正皇帝下令建造青州旗城,到1948年,旗城屡遭战火破坏,目前整座城池已经面目全非,四面城墙不复存在,数十座庙宇、衙门也无影无踪,但古城青州历史上的“双城记”故事在今天依旧在满汉两族百姓口中代代相传。

一个皇朝的背影

青州旗城又称满州兵青州驻防城,现在叫青州市北城村社区。

71岁的颜士会家的住房是目前整个青州旗城保存下来的惟一一座官房,他家的门口立着一座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

老人的满姓为完颜,村里人都说他是金国皇帝完颜阿骨打的后裔,由于家谱早已失传,每每听到此类议论,他总是默默不语。他的儿女都不在这座房子里居住,偌大的房子和院子只住着他和老伴两个人,还有一条刚刚生了两个仔的卷毛狗。

他出生在1931年,正是青州八旗军队正式解体后的第二年,也是这支满族军队的后裔生活最为困苦的时候,他的父亲被迫到青岛的日本纱厂里做苦力,每月寄些微薄的薪水给家里,勉强度日。

那个年代的很多青州满族人都几乎经历了与他同样的苦难,无论他们的祖先曾经何等荣耀与富贵。

颜宅现为3间,砖木结构,房内四梁八柱,两山七檩,圆山起脊,房顶比一般的兵民住宅高出1米多,房面为合瓦,瓦檐为蝙蝠式花纹。房基台阶3层,屋内宽6米,中间开门,东西两间有雕花隔扇,无炕灶。院长18米,进门有一座大影壁墙,整座建筑风格为典型的官房住宅。

目前整个北城只有这一座官宅保留完整,所以慕名而来的参观者络绎不绝,颜士会老人一家平静的生活也不时受到打扰,但他和老伴从来不介意,只要有客人来,他都会像老乡似的问一声“来啦!”然后就是让座,沏茶。

老人的话不多,就像当院正中那棵苍老无声的古槐。

除了重新吊顶和取消了土炕之外,整座宅子基本保留了原貌。

清代社会制度等级森严,这种等级的区分也充分反映在建筑风格上。在很长一段时期内,颜士会老人的这座住宅虽然“保存完整”,但没有建筑学家或史学家对其作过专门研究,但在1998年的冬天,有人发现了这座住宅的“其他价值”。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刘小萌博士和黑龙江东北亚问题研究中心主任王禹浪陪同日本的满族史研究专家细谷良夫到颜家考察,发现该房屋的外间窗棂的雕花与众不同。如果仔细辨认,可以看到窗棂上下的雕花为两条相对嬉戏的长龙。

陪同考察的青州满族文化研究者李凤琪说,龙的图案为皇室专用,一座普通官宅如果私自雕刻龙的图案属“大逆不道”,但这些图案一直保存至今,因此有人猜测这个家族与皇室有着特殊的关系。

颜宅的内厅两门门框上的雕刻也出手不凡,为二兽戏珠,二兽极像两头狮子,长着一对翅膀,摇头摆尾,憨态可掬,雕刻纹理清晰,细部严谨,显然出自名匠之手。在下方的门扇上则雕刻有两支放在花瓶中的牡丹花,花开3朵,一支完全绽开,两支含苞待放,极其逼真。

对满族文化颇有研究的满族退休中学教师唐玉民说:“上面是龙,下面又有代表富贵的缠枝牡丹,这叫天龙地母,表明这个家族在清代的地位相当高,甚至可能有公主下嫁该人家。”

刘小萌博士说,由于清朝末年政府对社会的控制力降低,也有可能出现低级官员的“僭越”现象,颜宅出现的这些代表高贵的图案是否能够证明这个家族有皇室血统或者与皇室有着特殊关系,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可惜的是颜家的家谱早在战乱期间不知所终,由于早年一直跟随母亲长大,颜士会老人也对自己的家世知之甚少,有关他家族的猜测至今也只能是猜测。

旗城现有普通兵民住房六七处,保护较完好的就是唐老师一家人原来的住房。

这座住宅共两间,独院。房为砖木结构,三梁六柱,两山有通天柱支撑脊檩。梁长4米,5檩,屋内宽4米。房面为单行仰瓦,瓦檐雕莲花式花纹,脊头处有砖雕镂空桃形“福”字徽标。开东南房门,前檐下有迎风板,板下是木雕格窗。房内有后门,西间搭炕,窗台外安灶,烟囱建于西山墙侧。

小院长10米,东南大门,有影壁。与颜宅不同的是,唐家房门门扇雕刻的图案为大树下觅食的仙鹤(或者为大雁,满人崇拜动物之一)与麋鹿,纹理也较为娟细。

唐玉民其祖辈自雍正10年迁移至青州旗城定居。由于该房年久失修,面积也不大,有一子一女的唐玉民不得不在10年前从这座老宅中搬出,另选址建房。

唐老师家中至今保存着一些“古董”,如满文四书等,但他懂的满文不多。

旗城的诞生

青州,古代九州之一,位于山东省东南部,东西扼中原大地至胶东半岛通路,南北控沂蒙山区到鲁北平原的走廊,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清朝雍正年间,山东德州已有满州兵驻防,青州一带的防务则隶属登州总兵,为什么又要在青州大兴土木,驻扎重兵呢?

史料证实,这是雍正皇帝的决策。

雍正执政期间不但进一步巩固了康熙年间的中华版图,而且注重加强国内沿海地区的海防力量。当时驻扎在山东德州的满兵职责是保护南北大运河通道的畅通,而对登莱地区及胶州半岛沿海防御却是鞭长莫及。在青州驻扎一支精锐的嫡系部队,一旦遇到海防战事,随时可以驰援,而且还可以兼顾浙江沿海及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军事行动。

因此雍正指示当时的河南山东总督田文镜:“若登莱胶州有必不可驻防处,青州酌量定议。”

就这样,雍正七年七月清政府决定“青州城外建造新城后,自京派拨八旗满州兵二千”,并且“永远设防”。

按照雍正的批示,青州八旗共有官兵2000人,建一座普通兵营根本无需大兴土木另建新城,但清代八旗制度实行兵民合一、军政合一,带有明显的游牧部落特征,军队是携眷定居。这样加起来人数达到1万多人,还有战马3000多匹。

河南山东总督田文镜受皇帝指派,将旗城选址于青州城北的东阳城旧址:东通登、莱二州,北接京、津、济等要地,曾被誉为“两京通衢”。

第1页第2页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