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罗贯中以三国的代表人物曹操、刘备、孙权谓重要人物线索

结构之于作品,犹书法之间架,绘画之构图,须经精心筹划之后,方见其独运之匠心。《三国演义》作为我国古典长篇小说的开山之作,其艺术结构经过罗贯中的谋划运筹,明显地表现出自己的特色(毛宗岗加工改定的《三国演义》与罗贯中创作的《三国志通俗演义》),在整体艺术结构方面基本上保持一致。所以,本文引述均依毛本《三国演义》)。本文拟仅从其整体结构方面粗陈管窥之见。西方汉学界一度流行过一种十分偏颇的看法,认为中国古典长篇小说的艺术结构明显地存在着分散、杂乱、缺乏整一性的弱点。他们认为,中国的古典长篇小说实际上只是“长篇幅的散文故事”,是许多小故事的组合,因此,有少数汉学家竟然认为不能用Novel这个词来称呼中国的类似作品。事实上,中国古典长篇小说早在它的始创之作《三国演义》中就已具备了西方一再称道的艺术结构整一性的特点。所谓“整一”,是指结构的完整、一贯和不可分性。《三国演义》的结构形式虽是章回体,章回之间可以相对地独立,但也只能是相对而言,譬如“三顾茅庐”:徐庶走马荐诸葛,向刘备推荐了卧龙先生,刘备求贤若渴,便三赴卧龙岗相请,终于请出了有雄才大略的诸葛亮。这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情节结,独立出来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短篇。但是,作为《三国演义》艺术整体的一部分,它却没有独立的可能,它是《三国演义》艺术结构的重要环节,是诸葛亮这一重要人物大展雄才的前奏曲,也是刘备由弱到强的转折点,没有这个环节,整体结构就会呈现出某种程度的欠缺,因之而失去连贯与完整。上述的少数西方汉学家大概正式因为他们看到的仅仅是作为情节结的故事本身,而忽略了它们在作品的整体结构中的链条作用。类似“三顾茅庐”这样的情节结,《三国演义》中尚有许多,但它们都不能独立出来。它们是整体艺术结构的有机组成部分,都在主要线索的统御之下,犹如珠玉之于项链,一旦被分割,则项链将荡然无存。罗贯中这样结构《三国演义》,显然受到了当时说话艺术的影响和启发。说话人为了招徕听众,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讲述一个较为完整的故事,而在一场结束之时留下“扣子”,给人造成一种悬念,吸引它们继续听下去;下此开场、结束亦复如是。罗贯中以三国的代表人物曹操、刘备、孙权谓重要人物线索,敷衍三国兴亡故事。这三条线索或单线独进,或并驾齐驱,或交叉错综,将汉末晋初近百年间的诸多历史人物和事件紧密地维系起来,构成一个严密的艺术整体。小说从东汉桓、灵二帝写起,先写十常侍擅权误国,何进谋诛宦官,董卓篡权乱国;序曲已毕,紧接着是曹操平定北方,孙权统一江左,刘备进取四川;继之是魏、蜀、吴三国相互征伐,谋成一统;最后以司马氏政权化三国为一统,建立晋王朝结束全书。小说围绕着三国的兴亡展开情节,而三国的兴亡则又紧紧地依附于曹操、刘备、孙权或他们的继承人。于是,全书的情节发展,时间安排,人物构成以及整体机构的布局谋篇,则直接受这三条人物线索的统御或制约。《三国演义》虽然用章回体写成,并可明显地分为四个大的段落,但这些章回体和段落都是全书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毛宗岗用逆推的方法分析《三国演义》的艺术结构,认为它“有追本穷源之妙”,“读之不见其断续之迹,而按之则自有章法之可知”;已经涉及到了《三国演义》艺术结构的整一性特点。但他以“总起总结之中又有六起六结”为《三国》之“章法”,与事实则不无违忤。《三国演义》四个大的段落,如同四个彼此相扣的玉环,每一个玉环之中又有若干相互联系的小环,环环相扣,形成一个完整的链形结构。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