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伊朗是上合组织中亚成员国的合作伙伴

俄媒称:是时候改变了!上海合作组织扩容指日可待

俄罗斯新闻社发表题为《上海合作组织扩容指日可待》的文章。作者:俄新社政治观察员
德米特里·科瑟列夫。全文如下:

在2014年外国军队撤出阿富汗之前,上海合作组织需要作出改变,需要接纳新的国家,并按照新的计划开展工作。同时,上合组织的变化速度将会很慢,特别是在未来的半年到一年里。就此达成的共识可能是上合组织北京峰会的主要成果。

是时候改变了

伊朗总统内贾德出席上合组织峰会是件平常事,伊朗是上合组织中亚成员国的合作伙伴。当然,如果从广义上,而不是按照苏联时期的概念,那么伊朗在地理、经济和其他涵义上也属于中亚。伊朗同阿拉伯世界增长的仇恨情绪是一码事,但在其东侧,伊朗的外交政策情况良好。

接纳土耳其为上合组织的对话伙伴国很有意思。要知道,90年代初,土耳其在其对该地区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的特殊影响力方面曾有过“千思万绪”。比如,哈萨克斯坦人不需要翻译就能明白土耳其语。但对中亚的影响力情况却是别样的,更加复杂,两个大国开始在那里发挥最重要的作用——俄罗斯和中国。土耳其作为经贸伙伴的地位是显著的,但政治上,还将加入上合组织。

阿富汗提高了其在上合组织中的地位——从峰会的经常性客人成为了观察员国——这是可以理解的。总体上,阿富汗是这一地区的关键国家,其发生的情况关系到整个地区构架。上合组织所有国家都在与阿富汗进行对话,同阿富汗进行贸易等等。

上合组织的对话伙伴国、观察员国和成员国资格已经不是首次成为关键问题了。原因非常简单:上合组织需要在未来三至四年里担负起这一广大地区主要政治构架的角色:几乎从巴基斯坦到土耳其边境,从中国新疆到俄罗斯-哈萨克大草原。

尽管美国试图在该地区为自己保留若干个军事基地,但美国和北约军队将在2014年撤离阿富汗是客观现实。

这是新的形势。要知道,上合组织作为一个国际性组织,实际上是2001至2002年冬季才成立的,当时西方军队刚刚开始在阿富汗开展行动。在某种意义上,阿富汗战争影响了上合组织的创建。而现在,随着战争的结束,上合组织不可能不改变。

上合组织上一次阿斯塔纳峰会出现了这样的概念,上合组织在这一新形势下需要未来十年的新战略。此前预计,这一次在北京会有某种具体的宣言,但最终并没有,尽管一些关键性的步骤已经迈出。

北京的“休止符”

北京峰会通过的文件为此前的模糊态度画上了句号。峰会宣言涉及了伊朗和叙利亚局势,以及上合组织周边的其他情况。通过这一宣言不需要任何特别的外交动作,组织内的所有成员国在这些问题上的想法基本是一致的。

至于有关恐怖主义和安全问题方面的文件,那么主要的——是单纯的军事组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上合组织的分工——上合组织被视为安全组织,但不是任何军事联盟。还出现了实际上的维和问题,因为上合组织对2010年夏天吉尔吉斯南部城市奥什的种族冲突的反应并没有那么活跃。要知道,这段历史同上合组织的两个成员国——乌兹别克斯坦和吉尔吉斯直接相关。

但这并不是未来十年的新战略。情况在于,上合组织的本届东道国——中国的国内政治局势起到了干扰作用。通常,中国人的组织能力是巨大的。中国有更多的物力来举行上合组织框架下的很多活动——比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甚至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更多。但这一次,中国面临领导人换届,中共代表将如何在党代会上投票,还不完全清楚。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官员们将如何解决对于上合组织存在最主要的问题——如何决定印度(以及巴基斯坦)希望成为上合组织正式成员的问题?显然,中国和印度的关系在过去十年中得到了极大的改善,中国成为印度的最大贸易伙伴,不难想象,上合组织会在何种程度上做出扩容的改变。但没有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参与,不可能有任何中亚政策。

中国将这些问题留给了下一届领导人。在北京峰会之后,吉尔吉斯成为组织东道国,这将是一年的停顿。之后,将是俄罗斯。上合组织秘书长将首次成为俄罗斯的代表:担任过伊尔库茨克州州长和上合组织企业家理事会主席的德米特里·梅津采夫。

这样,俄罗斯担任东道国期间将伴随着外国军队撤离阿富汗,以及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建立欧亚同盟的关键一步(2015年)。因此上合组织未来的总体战略即将在北京峰会后开始形成。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