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苏飞和甘宁之间有着比较深刻的友谊

这个几乎是喧哗着登场的人物–他亦是乱世中不甘寂寞的一缕烽烟,只是我最初注意到他的原因完全上不了台面:大家的名字里都有个“宁”字嘛,而且他还是个海盗头子,和海有关的人一定不会差–我还真固执。

甘宁无疑是桀骜而锋利的。也许是因为曾是一名海盗头子,甘宁的骁勇多少与其他战将有所不同,始终带有一种快意江湖,侠气纵横的味道。《三国志》里这样描述:“少有气力,好游侠……群聚相随,挟持弓弩,负锆带铃,民闻铃声,即知是宁。”铃铛,每次读到这里时我都会不自觉的微笑,我一向都比较喜欢这样的人物,任侠而叛逆,还带有一点点浪漫——犹如大开大盍的泼墨,细处有有柔和的工笔。

这便时对他最初的印象,群英荟粹的三国有他脱颖而出的喧哗。他似乎在告诉旁人,绝不可忽视他。

黄祖便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这使得甘宁的一生始终萦绕着血腥的意味。甘宁终结了他的江贼生涯后“改过自新”“颇读书史”,投奔刘表后发现刘表没什么能耐,又转投黄祖。黄祖是个大老粗,不识人,一直将甘宁闲在一边,即使是在甘宁以高超箭术射杀东吴将军凌操救了黄祖性命之后,依然“以凡人蓄之”。这便让甘宁怀恨在心,归顺东吴后死心塌地的报效孙权,大破黄祖于夏口,赢得在江东的威名。

虽然甘宁是周瑜和吕蒙推荐给孙权的,不过最先识得甘宁之才的并不是他们,而是黄祖的都督苏飞。苏飞和甘宁之间有着比较深刻的友谊,最动人的莫过于月下对饮。苏飞在甘宁对自己的人生前途一片茫然之时给了他很大的鼓励和支持》后来孙权生擒黄祖及其部下之后,要杀掉苏飞,甘宁拼死阻拦,甚至要用自己的性命换的苏飞后半世的平安。

孙权同意了,看在甘宁血泪齐下的情分上。光荣在其大作《真三国无双》中把这段少有人知的情节加在游戏剧情中,甘宁投降,苏飞开始退兵的时候我没有去追他,因为,我不忍心。

后来甘宁一直活跃着,一直喧哗着。从赤壁之战到南郡之战,我们都可以看到那个快意江湖的身影。箭雨笑谈,临危不惧,建计取夷陵,益阳拒关羽,他的勇猛不仅是一腔热血豪气干云,更有作为一名大将的的明锐与谋略。

还记得他刚刚去了东吴对孙权说的那番话,寥寥数语就画下了东吴的战略蓝图,可谓江东版隆中对:当今汉室颓败,曹操风头正劲,势必取而代之;荆州占据地势之利,是西进的必争之地,而刘表又不能守业;现在要做的是打败渐入颓势的黄祖,再一鼓作气西进,“渐规巴蜀”易如反掌。

——是啊,他一直都在告诉我们,不可以忽视他。我开始不再只是欣赏他的侠气,还对这个男子所有的锋利的眼眸后锋利的洞察力。

再后来,甘宁迎来了他一生中最灿烂的时刻,“百骑劫魏营”,地点是个名字古怪的地方:濡须。

当时曹操出兵濡须,号称步骑四十万,孙权只带了七万人迎战。孙权密令甘宁杀入魏营给曹操一点颜色看。甘宁连夜挑选了一百名健儿(不知怎的,我老是觉得这些人都是跟他一起当过江贼的),发上插白羽为记,痛饮一杯酒后冲向魏营。这一场厮杀如何壮丽,十八个世纪后的我们无缘得之,只能感怀。我只知道他们全部回来了,孙权激动地说:“孟德有张辽,孤有甘兴霸,足相敌也。”

可惜张辽与甘宁没有机会正面对决过,不然一个是雁门凛冽的风雪,一个是长江激越的浪花,场面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

和江东的很多人一样,甘宁也比较短命。史书上对甘宁的死只写了“宁卒,权痛惜之”六字。不过在罗贯中笔下,甘宁的死很浪漫,很凄美,这个一直喧哗着的男子意外的有一个安静的结局:甘宁拖着病体与头上的箭伤奔走了数十里,最后靠在一个树下睡去……

我想那时一定安静极了:阳光透过密密层层的树阴洒落在他脸庞,照耀着他曾经桀骜的眉和锋利的眼,空山里,乌雀哀鸣。

还是最喜欢〈真三国无双四〉里甘宁传的片尾。这家伙又回去当他的江贼,提携着他的爱刀霸海呼啸在江东的水泽烟波上……他头顶的天空越来越清澈,一霎那,铜铃的清越,划过白羽毛的空明气流亦一同呼啸在我耳边,久久不散。

历史的卷轴可能会发黄,而这些,永远都不会褪色。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