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威廉希尔公司部分学者相信古埃及人制作木乃伊时使用了



古埃及木乃伊何以成为欧洲人的药材
发布时间:2018-03-23文章出处:文汇网—文汇报作者:金寿福点击率:
在德国、英国、意大利和法国,食人习俗和服用木乃伊药的风气于文艺复兴时期末期达到了顶峰。这种现在绝对无法接受的做法伴随着人类理性的觉醒和人性的启蒙,与欧洲人强烈指责印第安人所谓食人习俗同时存在,着实令人诧异。
古埃及人相信灵魂不死。他们认为,一个人死后能够享受再生的根本前提是其尸体得到完好的保存。他们将灵魂描绘成一只长着人头的鸟,相信或者期冀它白昼飞出墓室享受温暖的阳光、清凉的水和清新的空气,夜晚再回到墓室里与其主人团聚。为了实现这个实际上违反自然法则的愿望,古埃及人很早就开始对尸体进行防腐处理。直到不久前,学者们还认为古埃及人是从古王国中晚期开始把尸体制作成木乃伊的;因为,保存下来的最早的古埃及木乃伊来自第四王朝,并且迄今为止发现的最早的专门用来盛装内脏的葬瓮也是来自同一个时期。然而最近,考古人员在埃及南部的古代遗址希拉孔波利斯发现了两具女性尸体,断代为公元前3500年。她们的尸体被亚麻布条缠裹,而这些亚麻布曾经在树脂中浸泡过。这一发现说明,古埃及制作木乃伊的习俗早在史前时期就已经形成;至古王国中期,制作木乃伊的程序基本确立。
制作木乃伊的第一个步骤是把内脏取出,目的是单独对脏器进行处理并消除胸腔内的水分和微生物。古埃及人对尸体进行处理时主要使用泡碱,它具有高强度脱水作用,能有效吸收尸体中的水分。他们使用的泡碱主要产自尼罗河三角洲的纳特龙干河谷。多数学者曾经认为,木乃伊制作师使用的是干泡碱。近些年来,学者们已经达成共识,相信木乃伊制作师把尸体泡在泡碱液体当中。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被制成木乃伊的尸体的皮肉呈炭黑色,犹如涂上了一层沥青。关于古埃及人对尸体进行防腐处理时究竟是否使用了沥青,学界争论了很久。部分学者相信古埃及人制作木乃伊时使用了;多数人则认为,木乃伊表面类似沥青的黑色物质是由古埃及木乃伊制作师在皮肉上涂抹的树脂与皮肉接触后产生长期反应而形成的。根据英国化学考古学家巴克利(Stephen
Buckley)2012年的研究结果,古埃及人一直到公元前1000年以后才开始在制作木乃伊过程中使用沥青,原因是它比树脂更容易获得。此时,制作木乃伊已经不再是王室和贵族的专利,其他群体效仿王室和贵族,也将尸体制成木乃伊。在制作过程中,他们采用相对廉价的沥青替代昂贵的树脂。
待尸体内残存的水分被泡碱吸收之后,木乃伊制作师往尸体上涂抹用树脂、精油、香料等物质配制的膏油,目的是防止细菌、虫子、湿气侵蚀尸体。根据学者们的研究,这些物质在性质上与沥青有许多相同的地方。至于为什么要在处理过的尸体上缠裹亚麻布,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这是为了让尸体挺直;另一方面,木乃伊制作师在亚麻布夹层中间放置护身符,而且用布条和其他软物填补干瘪和下陷的身体部位,比如眼窝、鼻子。在象形文字中,这个基本恢复生前模样的尸体被称作“萨赫”,该词的原义是“出身高贵”、“有身份”。如此称呼被处理过的尸体,意思是希望逝者的肉体和灵魂在来世得以结合并享受美好的生活。
从古埃及保存下来的尸体获得“木乃伊”这个称呼,其中有一个比较曲折的过程。西亚许多地方自古就出产自然沥青。据史书记载,今天伊朗的一些山坡、伊拉克的河岸以及死海周边都是这一物质的产地。公元10世纪的波斯医生拉齐斯首次用“木乃伊”一词指代沥青。该词的词根“mum”的意思是“蜂蜡”。显然,拉齐斯强调了沥青与蜂蜡呈现为粘稠状液体的共同特征。到了公元11世纪,另一位波斯医生阿维森纳将木乃伊专门指用来入药的沥青。这是由于古埃及木乃伊表面的黑色硬壳如同冷却后的沥青,阿拉伯人相信这些尸体涂抹了沥青。到了12世纪,木乃伊这个术语主要是被用来指经过特殊处理的尸体本身,而不是之前那样指制作木乃伊时使用的泡碱、树脂、香料等物质。
12世纪中叶,中世纪着名的翻译家克雷莫纳的杰拉尔德(Gerard of
Cremona)在翻译阿拉伯文献的时候,用“木乃伊”指从古埃及留存下来的干尸。同时,他又说:“木乃伊是一种类似沥青的物质,它是涂抹在尸体上的树脂与人的液体长期反应以后生成的。”在后来欧洲人的用法中,木乃伊这个词不仅可以用来指沥青,而且也可以表示制作木乃伊时涂抹其上的物质,甚至木乃伊本身。学者们认为,英语中用“木乃伊”表示干尸状的人体是公元1610年前后的事。
在古代西亚和地中海地区,沥青既被用作建筑材料,也经常被当作多种药物的配料。《创世记》在描写诺亚的后人建造巴别塔的故事时,有如下字句:“他们彼此商量说:‘来吧!我们要做砖,把砖烧透了。’他们就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公元1世纪的希腊医生狄奥斯科里迪斯在其影响深远的《药物学》一书中称,来自死海地区的沥青最适于入药。古罗马作家老普林尼认为,把沥青放入葡萄酒中饮用,可以治疗慢性咳嗽和痢疾,如果再加上醋,则能消除血液中的凝块。这样看来,沥青尤其是产自死海的沥青构成多种药物的重要配料之一。研究结果说明,沥青具有抗菌和杀菌作用,特别是死海一带出产的沥青含有硫磺。
多数学者认为,参与十字军东征的士兵在西亚获悉了涂抹了沥青的木乃伊具有疗效的信息,辗转从西亚或者直接从埃及进口木乃伊的生意由此开始。到了13世纪,有一些欧洲人开始到埃及游历,从埃及带回木乃伊成为他们探险和冒险活动的组成部分。不少学者因此以为,欧洲人把木乃伊当作药材,主要是因为他们误以为木乃伊含有沥青,这种观点有失偏颇。欧洲的生机论源远流长,可以追溯到被誉为医学之父的希波克拉底时期。按照这个理论,每个生命体都包含特定的生存力,假如一个健康的年轻人暴死,属于他的生存力并没有消耗殆尽。如果把他的尸体的某个部分作为药物,服用的人等于获取了其残存的生存力。古罗马医生塞尔苏斯认为,取自阵亡角斗士身体的血具有治疗癫痫的功能。
16世纪瑞士医生帕拉塞尔苏斯(Paracelsus)同时也是植物学家和炼金术士,被誉为毒理学之父。他认为,每个人体内都隐含固有的潜能。根据他所推崇的药理学,通过服用含有人体部分的药物,服用者可以获取原来属于其他人的潜能。尤其是一个青壮年被绞死以后,其精气会聚集在骨头表层,没有耗尽的气力短时间内残存在尸体内部,生者可以“服用”他躯体的特定部分以获取其精气和气力。含有死者躯体的药物被称为“尸体药”。可能是担心别人有所顾忌或予以反对,帕拉塞尔苏斯反问道:“天底下哪有什么东西不以这样或那样的形式蕴含在人体中?”在他看来,“尸体药”恰好能让这些无限的潜能从一个躯体转移到其他躯体上。他还认为,想要医治一种病,必须用类似的东西对付它,如果一个人想防止蛀牙,可以把取自一具尸体的牙挂在自己的脖子上,颇有以毒攻毒之意。达·芬奇也相信,生者可以借助死者延续生命;因为,死者躯体中尚残留的一丝生气一旦与活着的人结合,它便能够重获知觉和精神。在文艺复兴时期,把处死的犯人、战死的士兵甚至病死者的尸体作为药物来源的做法变得很普遍了。
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学者费奇诺(Marsilio
Ficino)更是以为,人血不仅能够治疗许多疾病,而且具有促使人长生不老的功效。他声称,年老体弱的人可以通过吮吸年轻体壮的人的血来增强体质,因为年轻人不仅朝气蓬勃,而且体内的血液过剩。据称,德国神学家圣阿尔伯图斯也认为,人血具有治疗作用,称这种类似玫瑰水的物质能治百病。据说,1492年教皇英诺森八世在弥留之际,医生们从三个男孩子身上取血,补充给教皇,结果,三个男孩子因此送了命,而教皇的命也未能保住。在17世纪中叶,欧洲人相信喝刚死的人的血能治癫痫和肺病。因此,每当有人被处以绞刑的时候,来自丹麦许多地方的癫痫病患者便会手拿一只小杯簇拥在绞刑架周围,以便获得被绞死者的血液。
人的头骨被认为具有治疗癫痫的功能。17世纪的德国医生克罗尔(Oswald
Croll)认为,用未曾入土的、暴死的人的头骨能够制作治疗癫痫的良药。他同时强调,最好是选择死的时候年约24岁的男子。英国医生贝鲁(John
Jacob
Berlu)在1690年出版的《药物宝藏》中也说到人头骨的药用价值。与克罗尔一样,贝鲁也认为头骨最好属于一个暴死的人,而且其尸体未曾被埋葬,如果头骨上长出苔藓更好。他认为爱尔兰人的头骨最合适,因为他们皮肤白。根据路易十四的药剂师波梅(Pierre
Pomet)记述,当时英国和德国药店出售的长着苔藓的人头骨多数来自爱尔兰。英国人把在战场上被杀死的爱尔兰人的头砍下来,不仅带回英国卖给药店,而且还向德国出口。威廉希尔公司 1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