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因为罗塞塔石碑上有已知的古希腊文

因为罗塞塔石碑上有已知的古希腊文,经过对照可以大概知道与之对应的埃及圣书体是什么意思。但即便如此,商博良也花费了二十多年时间。因为圣书体虽然是象形文字,但里面的符号已经是表音字母了,所以通过对大量文献的比对,才逐渐弄懂了埃及文字的主要法则。

因为罗塞塔石碑三文并叙,且为相当于用XYZ,甲乙丙和αβγ三种表记方式书写等效的方程式。假设甲乙丙系统对我们来说是已知的,而你又知道X对应甲,Y对应乙,Z对应丙,那么就可以从已知的变量分布推断方程的表记方式。由于希腊文中的“方程式”和“变量”均为已知,那么就有了一个破解世俗体和圣书体的参考体系。

参考

由于罗塞塔石碑系比较八股的政治文书,内容相对有预见性。SilvestredeSacy首先识别出世俗体中的五个名字(亚历山大,亚历山大城,托勒密,阿尔西诺伊以及埃庇劳涅斯),这就好比认出了甲乙丙的对应符号,剩下的工作就有些头绪了。受汉语启发,SilvestredeSacy还建议托马斯·杨注意埃及圣书体可能也有拼音成分,并建议其在专有人名中寻找线索。因为他推断圆圈中的都是人名。

试用密码学的角度来读解一下。看到一本书说,破译的关键在于发现古代埃及文字是表音文字而不是像以前大家都以为的是象形文字。

查阅的资料有限,先写到这里吧。

本文出处笑傲酱油历史lishiqw.com

在托马斯·杨认出了圣书体中的“托勒密”一词之后,商博良根据费丽方尖碑认出了克里欧帕特拉和托勒密。很快商博良就拟构出表音象形文的字母表,并且发现埃及圣书体中不仅用拼音文字表记希腊人的名字(就像我们用史密斯来表记铁匠一样),而且也用拼音系统表记本土的埃及人名。于是便认出拉姆西斯等人名。

标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